首页 > 华媒动态

英国版“逃离北上广”,伦敦也是一座围城吗?

2019-04-15 09:19

前几年,“逃离北上广”口号火遍中国网络。由于大城市日益高涨的房价和巨大的工作压力,很多来自农村或城镇的青年选择离开“北上广”,回归家乡,或退居二三线城市,以寻求安稳的生活。这样的逃离并非中国特色,英国的青年们也正在逃离他们的经济心脏,伦敦。

官方统计显示,在过去10年里,有超过55万的英国人选择离开伦敦,在别处开始新生活。

而这个数据相反的是,从2008年到2017年,伦敦地区的人口上涨了110万人,总人口数超过1000万。但是英国人却不是伦敦人口大规模增长的主力军。根据数据,近百万的人口增长中,有超过一半的居民来自欧盟其他国家。截止到2017年,有360万定居在伦敦的居民是非英国出生的,也就是移民。

那么,为什么在外国人纷纷挤进伦敦的同时,英国人会选择“逃离”?伦敦这座“围城”哪里吸引人,又有哪里让人厌烦?

我们采访了几位本地生活的英国人,听听他们心中的“围城”首都。

1

20岁的人进去,30岁的人出来

根据BBC的进入伦敦年龄曲线,可以看出,英国人出入伦敦的状况可以概括为:20岁搬到伦敦,30岁或40多岁开始搬离伦敦。而大多数搬离伦敦的人已为人父母,所以未成年人也呈规模离开的趋势。

这一点在受访对象Meng身上得到了印证。

Meng来自中国,在英国留学毕业后,和英国老公一起在伦敦工作了将近10年。但是当他们的孩子要开始上小学时,Meng和老公决定搬去威尔士的一座城市工作。

“那边自然环境好,孩子学校的操场就比伦敦学校的整个校区还大。”Meng重视教育,宁愿和公司商量每周到伦敦工作两天,也要到自然环境更好的城市定居。

其中18-20岁的年龄层呈现大规模离开状态,去到英国其他大城市。造成该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很多学生到外地上大学。

2

“一切都贵了十倍”

而有关伦敦最普遍的评价,就是生活“太贵”。

《卫报》在2017年末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伦敦平均房价为£482,000,超出英国其他地区房价—£223,000—远远一倍,成为欧洲第一,世界第四。

拉夫堡大学的社会政策研究中心(CRSP)则对全英最低生活标准进行了调查,在2015年,非伦敦地区生活的单身人群的生活成本为£27/一周;而伦敦内城的一周生活成本远超出其47%,高达£410。

经过比较伦敦不同群体的收入,CRSP预测,有近三分之一在伦敦工作和生活的人们无法负担起伦敦最低生活成本。

Mona是谢菲尔德大学新闻学专业的学生,家在伯明翰。她表示自己没有去伦敦就业的计划,尽管她认为,能在伦敦拥有短期的实习体验对今后就业很有帮助。

谈起伦敦,Mona一脸愁容:“伦敦过于繁忙了,房租也很贵。在伦敦定居对我来说真的不可能,因为那意味着你需要适应快节奏的生活,一切都贵了十倍!”

正如Mona所言,《镜报》的一项报道指出,就算只交付10%的押金,大多数的伦敦青年仍然买不起伦敦最便宜的房子!

天价的房租、高昂的生活成本,使得很多“伦敦漂”望而兴叹,也成为他们纷纷离开的最主要原因。

伦敦议会的住房执行委员史提夫·布洛克表示,伦敦有很大一部分低收入人群,对于他们来说,想要在伦敦找到物美价廉的居所变得日益困难。

牛津大学教授丹尼·多林认为,伦敦的人口迁离潮还与当地巨大的贫富分化有关。作为国际性大都市,伦敦的人口流动性很强,很多低收入者、尤其是很多年轻的家庭,因为找不到社区归属感,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生存压力更小的城市。

3

“对于交通,能做的只是每天抱怨了”

除了高昂的生活成本,作为欧洲人口数仅次于巴黎的城市,如今的伦敦拥有超过一千万的人口,地铁、街道、住房,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他们为了各自的期盼在伦敦漂泊着。

Andrea是一名护士,来自利兹。她和丈夫、孩子住在伦敦五区的位置,每天都要赶在上班高峰期和一群去市中心工作的“上班族“挤地铁。目前,她在市中心一区的一家医院工作。

两点一线的生活在Andrea看来早已习以为常。从五区的家,到一区的医院,地铁成了沟通Andrea“两点”的唯一途径,也是她每天的“痛苦”源泉。

“地铁总是不准时,车厢里人多,非常挤,而且花在上下班路途的时间太长了!能做的只是每天抱怨了。”说到伦敦的通勤,Andrea叹了口气。

其实早在三年前,在交通APP Moovit的一项测试中,英国成功挤掉法国、意大利、德国,成为欧洲地区通勤时间最长的国家。而伦敦地区高额的房价让很多在此工作的人们不得不在周围的卫星城安家,虽然节省了房租,却增加了来回奔波的时间。

由于人口聚集带来的规模效应,大批的楼房在伦敦拔地而起,马路上的车辆也越来越拥堵,施工带来的噪音污染、尾气带来的空气污染也成了伦敦青年们焦虑所在。Mona告诉记者,她很不喜欢伦敦的环境,“那里不仅拥挤,空气污染水平也糟糕。”

4

‘There’s always a lot going on in London.’

尽管“逃离伦敦”成为很多伦敦青年压抑已久的心声,但就像BBC的数据,处于20岁、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会选择来到伦敦求学或是打拼事业。也正是因为如此,伦敦荣膺英国范围内第六“年轻”的城市。

其实,伦敦之所以能如此吸引年轻人纷至沓来,绝对要归功于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广泛的工作机遇,当然还有因为人口流动所带来的多元文化魅力。

据不完全统计,伦敦是世界上拥有大学最多的城市之一,40多万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在超过40所高等院校学习、交流。再加上自身世界金融中心的优越条件,众多优秀的企业都再次扎根,因此,尽管伦敦地区毕业生的年均收入只有£25000,依然很多学生选择毕业之后留在伦敦开拓事业。

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异,伦敦青年既有期许也有纠结。

Tom是谢菲尔德大学IT相关专业博士毕业生,家乡在英国布莱顿。

也许是海滨小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节奏让Tom十分抗拒伦敦的繁忙和拥挤。但说到找工作,他对记者说,等到毕业后,自己还是想到伦敦找份工作:“你知道,伦敦的工资还是很有竞争力的。”

不过,Tom觉得,伦敦不是一个宜居的城市,“我从来不认为在伦敦工作就相当于‘住’在伦敦。未来可能会考虑选择定居在其他城市。”

同样在读博士的Jon,目前还不确定未来的打算。虽然“伦敦房价太高了,工作竞争也十分激烈“,但他不得不承认伦敦的工作机会更多的,如果未来有合适的机会,还是会考虑去伦敦工作一段时间。

在记者采访的这些英国人中,大多数对伦敦还是又爱又恨的。

不过家住伯明翰的Jessica是一个彻底的伦敦“死忠粉“。

现在在伦敦圣马丁上学的Jessica是个华人姑娘,学的是艺术专业。她表示自己很有可能长期在伦敦生活。

“伦敦是全英国艺术行业的发展中心,There’salwaysalotgoingoninLondon.”而对于生活,Jessica更喜欢有门房的公寓楼。

“作为年轻的网购一族,我需要有人帮我收包裹,自己住House的时候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独栋房子的花园大理太费时间了。”这一点,伦敦的住房格局反倒能满足她。

Jessica的话语里处处透露着她对伦敦的喜爱。她说:“因为还年轻,而且暂时在伦敦没有自己的房子,所以真要说稳定下来的话,我也不好确定。但是伦敦肯定会是我心中的‘家’。如果再往远了说,组建家庭,有了孩子的话,可能会想要去安静一点的地方。”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海明威曾在《流动的盛宴》一书的扉页上,郑重地写下这样一句话。

我想,把它拿来形容伦敦也未尝不可。纵然有糟糕的空气、刺耳的噪音、拥挤的地铁、沉重的压力,但这样的伦敦显得才更加生动,更加鲜活。无论是逃离,还是坚守,伦敦总会以它独特的魅力,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拨动年轻人的心弦,成为他们逐梦路上头顶上的一抹白月光。

(原标题:英国版"逃离北上广",伦敦也是一座围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