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华媒动态

抗争启示录——休斯敦华裔“校长保卫行动”关乎公平

2019-04-15 09:21

刚刚过去的这个星期四4月11日,对休斯敦MIMS中文沉浸学校(Mandarin Immersion Magnet School)的很多家长们而言,是从幕后发声走到台前亮相的一天,是他们从社交平台转战学区教育委员会、与手握大权的委员们发出直面质疑的一天。自事发以来,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人们已经看到由这场抗争所引发的更多思考,它已经不仅仅关乎一位明星校长的去留、一个顶级学校的未来,更关乎美国教育体系中的“公平原则”与“游戏规则”。

本报曾于4月5日报道过《华裔校长“自愿辞职”,引发家长“保卫校长行动”》一文,而4月11日一早一晚的两场行动,是这场保卫战进入到了升级版。面对即将在本学年结束时去职的张兆麟(Chaolin Chang)校长,甚至,休斯敦独立学区(HISD)对该职的招聘信息早在张校长公开宣布辞职之前就已经发布,留给家长们的行动时间已经不那么宽裕。

4月11日上午,休斯敦MIMS中文沉浸学校的部分家长在校门口举行集会,呼吁新闻媒体关注该校张兆麟校长被迫辞职一事 (侨报记者陈琳摄)

集会现场拉出的横幅,上面的签名都来自于该校的学生。(侨报记者陈琳摄)

参与集会的家长来自各个族裔,各个年龄段 (侨报记者陈琳摄)

11日早上10点,统一身着红色T恤衫的一百多位家长在MIMS门口举行集会,他们手举标语、拉起横幅,向现场的五、六家新闻媒体表达他们对张校长被迫辞职、学校老师人人自危的不解与愤怒。横幅上,写满了由该校学生用他们稚嫩的中文字体所表达出的对张校长的热爱;标语则由家长们用中文、英文、西班牙文、韩文等语种来表达他们有关“保护老师”、“正直坚强”、“公正透明”等等的呼吁。四、五位家长代表先后发言,他们认为,学区听信少部分滥用“投诉权利”的家长的言辞,先是导致多位老师停止工作、接受调查,涉事老师所带班级的孩子们的课业受到严重影响,如今,更使得校长本人被迫辞职,甚至在重压之下不得不保持沉默,还有家长透露,4月10日刚又发生一起老师被投诉事件,长此以往,正常的教学还怎么进行?学校的教学质量又该如何保证?

家长代表向现场媒体介绍他们眼中的事件经过 (侨报记者陈琳摄)

4月11日晚,一百多位家长们又来到休斯敦独立学区教育委员会月度会议现场,表达他们对校长辞职一事的关注 (侨报记者陈琳摄)

当晚5点,一百多位家长又来到休斯敦独立学区教育委员会的月度例会现场,因为会议有多项议程需要审议、表决,听取公众意见这一环节只能等到所有议程结束之后才能进行。然而,几乎没有家长中途退出,在经历了长达四个小时的等待之后,直到晚上9点他们才得到了每人一分钟的发言机会。十多位家长先后上台发言,他们言辞恳切、有理有据,有的人在发言时已经声音哽咽,有的人在不时抹拭眼泪,一时间,会议现场满是家长高举并舞动着的双臂。家长们极为系统性的提出了要求,包括:

家长们互相拥抱以示鼓励 (侨报记者陈琳摄)

在经历了四个小时的等待后,十多位家长先后发言,不少人情绪激动、不时拭泪 (侨报记者陈琳摄)

1、彻查那些由极少数家长发起的指控,调查结果需要公开透明。

2、以独立调查的方式弄清导致张校长离职的真正原因。

3、学区应该拒绝接受张校长的辞呈,以挽留张校长。

4、即使要招聘新校长,其过程需要有家长们的参与,而且新校长必须会说中文并了解中华文化。

5、保护老师,不能让正常教学的老师动辄得罪。保持MIMS的学术标准,不能因为少数家长的抱怨而降低教学质量。

家长们的行动正在逐渐引发社会关注。当地的多家新闻媒体都开始报道这一事件,得州议员吴元之(Gene Wu)也于11日写信给HISD,帮家长们发声。受舆论影响,事件所涉及的所谓“少数家长”也在脸书上予以了回应。一位名为弗兰西斯科·阿巴卡(Francisco Abarca)的父亲表示,他的两个孩子是此次事件的相关者,但他只是要求调查老师的行为,并没有要求撤换张校长,此外,他不认为自己惯坏了孩子,也不认为孩子没有尽全力学习,更不认为自己没有尽到父母之责。此前有家长向记者透露说,有一对涉事的姐弟在该校读书,姐姐因为跟不上教学进度被劝退,而弟弟在校表现不好,因此孩子的家长去HISD告了状,认为受到了歧视。

这起事件最终会走向何方,现在还很难预料。但纵观事件的前前后后,能触发人们的很多思考。

家长们用鼓掌、高举双臂摇动的方式表达对发言者所持观点的支持 (侨报记者陈琳摄)

一双双高举的手臂让人印象深刻 (侨报记者陈琳摄)

学区会议结束后,一位家长在走向停车场。保卫张校长这条路,家长们表示他们将不会退缩地走下去。(侨报记者陈琳摄)

首先是文化差异。据家长们介绍,发生在MIMS的一桩投诉是由于孩子在课堂上睡着了,老师碰了碰他、把他喊醒,因此被家长投诉为“不当接触”。老师碰一下孩子以发出提醒,这在传统华人文化里并不难理解,若是说起以前私塾先生的授课方式,上了年纪的华人都能说出一套一套的,但放在美国,这就压根儿不行,老师不能碰学生,父母不能打孩子,如果有老师或家长因此吃了亏,那是吃了文化不通的亏。在MIMS上中文课的老师有不少是新移民,是在中国接受的基础教育,因此,他们所持有的教育理念与教学方式可能需要与美国本土文化进行一个深度的磨合。

同时,参与游戏的人应该尽可能的首先了解游戏规则。在看到11日晚学区会议上数位非裔和白人家长是如何联手抗议、把一所原计划要关闭的高中给活生生“救回来了”的过程,一位首次参加这种会议的MIMS华裔家长向记者惊叹,“原来他们就是这样做的呀,那MIMS老师受到调查是不是也是一些家长通过这种方式得来的?”西方管理体制中有公开运作的环节,如果能充分了解这些规则并加以运用,也许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事实上,MIMS的家长们正在这么做,他们在请愿网站上征集到的签名已经超过2300份,媒体的相关报道也在被不断的点击,越多的点击意味着越多的社会关注,当形成舆论之势时,决策者也许就不得不予以重视。“会哭的孩子有奶喝”,这句话是实实在在的真理。当然,这对正反双方都同等适用,也许,届时就要比谁的声音更大了。

更令人深思的是,在美国一些公立教育体系管理层中流行着一种不问成绩、只讲公平,而且不仅要过程公平、还要结果公平的思想。比如,纽约市已经打算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再比如,休斯敦也曾打算取消磁性项目、转而把教学经费平摊给所有的公立学校。特殊高中、磁性学校,这些都是公立学校中的明星,其成立的初衷是对那些学习成绩优异、能力突出的来自普通家庭的孩子进行培养,但如今,这种理念似乎成了一种错误,似乎成了对那些成绩不好的人的“歧视”。就MIMS这所1000个人里只能取100个学生的明星学校而言,它只能用“抽签入学”这种方式来保证对所有人的“程序公平”,但是,毕竟有跟不上、学的吃力、或者是行为表现很差的孩子,是降低教学要求?还是应该有一个退出机制、以保证这些磁性学校的优质水准?这也正是很多MIMS家长的疑问,学区教育委员会作为政策制定者、纠纷仲裁者,应该担起什么样的责任?(原标题:抗争启示录——休斯敦华裔“校长保卫行动”关乎公平)